《為國而歌》的攝影創作談

時間:2019-10-15 16:19:17閱讀:編輯:
為國而歌

rel="nofollow" href="/search/.html" target="_blank">style="text-align: center;">《為國而歌》的攝影創作談

李偉

(北京電影學院攝影系主任、碩士生導師 李偉)

       2017年夏天,我在呼倫貝爾拍戲,接到好友青山的電話,說他正在籌備一部電影,希望我一起參與。于是回到北京后我們如約見面,深聊了這部影片的方方面面。那便是我參與這部影片的開始。

       回想起來,當時的劇本結構還是青山在此之前《國之歌》音樂劇的三幕式結構。我們從故事聊到制作,從特效聊到制作周期,從辣婆婆飯館的屋里聊到屋外燈光婆娑的小院,直到營業員催促我們要打烊了。離開時我們達成共識,就是首先劇本應該凝練縮短,按照電影的格式完成;其次由于這部戲涉及戰爭以及歷史效果場景的特效場面,影片的制作工藝流程應該嚴格按工業標準來走。

       在我看來,青山作為導演有一個非常優秀的特質,就是像一塊兒海綿一樣把所有對影片有益的意見和想法都充分地吸收下來。

       從這天開始,青山導演就開始了為劇本和籌備的奔波。我參與了幾次劇本討論會,故事的方向和風格曾在不同的意見中幾經輾轉徘徊。在多次修改調整之后,劇本的大方向終于確定。我也正式進入工作,從故事板繪制開始。

       在劇組駐地,分鏡師思平加入了我們,美術師是我的好哥們謝勇,還有導演率領著導演組的兄弟們一起,閱讀劇本,推敲打磨。眼看著劇本上一行行文字變成了一個個畫面,有時甚至會因為觀點不同爭得面紅耳赤。現在想起,那仍然是一段讓人難忘的經歷。

       在最終定稿的劇本和分鏡稿中,這部戲的重點和難點體現在了兩個部分:一是聶耳這個人物成長的刻畫以及他精神的外化體現。我想這部分純文戲得主要通過光線、空間的運用和攝影機細膩的運動來呈現。好在經過詳細的分鏡繪制,很多對畫面的設計即便在圖上體現的不夠詳細,在我腦海中也趨近成熟了。

       在多年合作中,我的執行攝影寇諾能夠把這部分的想法很好的實施出來,再加上這次我帶著研究生張書源,也能在具體的設計實施上有所貢獻。在有關聶耳人物刻畫的文戲之外,戰爭部分成為了影片最可能產生亮點也是最具拍攝挑戰的部分。

                                                      執行攝影寇諾


       為保證這部分拍攝的順利實施,我在搭建攝影組班子的時候請來兩個最善于拍攝運動畫面的兩個兄弟——亮子和小張。他倆一個是武行出身,斯坦尼康玩的很好;一個是技巧運動員出身,能在各種困難條件下完成手持攝影。事實證明,他倆的加入成為我們戰爭戲順利完成的充分保障。


負責拍攝運動畫面的亮子和小張


        此外,我們希望把影片中云南和上海兩個環境拍出鮮明的反差。云南的元素就是藍天白云,綠樹紅土,用濃烈的自然主義色彩與戰爭的火光硝煙造成碰撞和對抗。在上海部分,我們希望在白天的時候把這個城市呈現的灰暗冷漠,晚上則是燈紅酒綠,歌舞升平。為此我也專門跟燈光師馬喜文溝通,除了可以變色的燈具skypanel外,我們還要準備大量色紙,應對上海的夜景。

       影片開拍后,在有限的條件下,美術師謝勇為我們提供了盡可能的場景條件。拍攝現場我們與武行團隊、煙火團隊和韓國的戰爭導演等都合作得十分順利。云南的拍攝除了一兩天下雨,剩下統統是晴天。劇組轉場上海后,天氣始終陰雨綿綿,與我們所期待的氣氛完全吻合。天時地利的情況下,拍攝的過程雖然緊張,卻因有序而顯得轉瞬即逝。

        一部影片的順利完成,離不開導演既堅強又充滿智慧的領導,也離不開投資方和制片方全力以赴的支持,以及全體團隊成員的通力合作。我想觀眾應該能夠通過這部電影看到我們這個團隊的情懷、努力和團結,也希望我們所有人的付出,最終能夠引起觀眾的共鳴。

相關資訊

評論

    評論加載中
58彩票苹果版